马萨达

在死海旁坐落着一个与众不同的地方;它看似东非大裂谷悬崖的一部分,实则为一个椭圆形的平顶台面——一座完全由陡峭山坡环绕的山丘。在直升机和无人机问世前,这里十分安全,以至于希律王在此为自己修建了一座宫殿和城堡,供其在紧急情况时避难。(此外,由于它毗邻死海,历史学家纷纷认为,这有利于一个罹患“慢性皮肤病”——可能是牛皮癣——的君主而言)。马萨达的辉煌是史诗般的;它象征着人类历史上的一个工程奇迹,使用人工水道将沙漠罕见的降雨引入巨大的蓄水池,在此,尽管温度高达华氏120度,人们依然可以制造和储存冰块。

希律王死后,该遗址几近荒废......直到公元73年。就在公元70年,罗马人摧毁耶路撒冷并驱逐犹太人离开他们的圣城后,一群犹太难民来到马萨达山顶,将昔日的宏伟宫殿改造为他们的家园。这些难民对这座宫殿的辉煌与壮观毫无兴趣,他们视自己为奋锐党人,修建了一座犹太教堂,创造了净身池,并以种植庄稼和养山羊为生。然而,罗马人无法忍受他们的高傲与蔑视,持续围攻了这座山丘长达三年之久,数千名军团士兵忍受着极度高温的天气在此安营扎寨,以期山顶居民能在食物匮乏的情况下投降。(至今,罗马营地的轮廓依然清晰可见)成千上万名犹太奴隶被迫修建了一个直通山顶的巨大坡道,该工程耗时数月才得以完工;为了不让自己和妻儿遭受敌人的屠杀或奴役,山顶的奋锐党人在意识到罗马士兵第二天就能抵达他们的藏身之处后,决定集体自杀。当罗马人抵达山顶时,他们没有遇到任何抵抗,摆在他们眼前的是960具尸体。两名在集体自杀中藏匿的妇女向“征服者”讲述了事件的始末,而犹太罗马历史学家Josephus也在其著作《犹太战争》中,描述了这个曾发生在马萨达的悲剧。奋锐党人领袖Elazar Ben Yair在其重获自由的最后一夜做出的誓言已永垂青史:“早在很久之前,我们就决定永远不作罗马人和其他人的奴隶,我们只是上帝的仆人;因为只有上帝,才是人类真正的、公正的主人;现在到了危急时刻,我们必须在实践中践行这个决定......我们是第一个奋起反抗的人,也是最后与他们奋战的人;我将此视为上帝赋予我们的一种恩惠,使我们有勇气自由勇敢地死去”。公元4世纪,拜占庭人在马萨达的山顶修建了一座教堂,但此后,这座教堂以及承载它的山丘又被荒废了几个世纪。

1964年,在以色列Yigal Yadin教授的领导下,一项为期两年的发掘项目得以启动,旨在发掘马萨达的秘密。数百项重大发现支持了约瑟夫斯的观点,考古学家甚至找到了一些刻有富于战斗性的犹太教信徒名字的粘土牌,在当时,这些犹太教信徒用这些粘土牌抽签,决定谁将首先“安乐死”他们的家人和自己......

两千年前发生在马萨达山顶的故事已成为以色列人承诺绝不让“马萨达再次沦陷”的象征;在此次发掘的50年后,马萨达成为继耶路撒冷后,以色列最受欢迎的旅游景点。徒步向山顶进发时,您将走在希律王使用的传统蛇道和罗马坡道上。不过,在参观马萨达的数百万名游客中,大多数人还是会选择在马萨达博物馆和游客中心,乘坐巨型缆车抵达山顶——除犹太人赎罪日,该缆车每天都会营业。每年六月,马萨达还将成为灯火璀璨的大型歌剧节的举办地。